笔趣阁 > 长宁帝军 >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我确实在
    海面上绵延不断的灯火像是一座不夜城,缴获了数百艘桑国战船只有,大宁水师的规模看起来无比的震撼。

    复盘结束之后沈冷他们就在甲板上吃了晚饭,简简单单,热乎乎的白馒头管够,还有用五香粉和盐和炸辣椒段炒制出来的肉-粒,每一块大概有小手指肚那么大,很干,便于保存,但是味道极香。

    冒着热气的馒头从中间掰开,把肉-粒铺在馒头上,两片馒头合起来,用馒头的热量把肉-粒焐软,一口咬下去,那种香气好像能直接钻进脑子里一样。

    两口半个馒头,再加一口酒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馒头,王根栋吃的算少的,吃了五个,陈冉和沈冷吃了七个,孟长安吃了八个。

    一群人只玩了之后四仰八叉的躺在甲板上看着夜空,在大海上看夜空比在陆地上似乎更透彻,星星好像更多更亮。

    真美。

    茶爷靠坐在一边看着那群大老爷们儿像是孩子一样躺在那看星星,已经很久没有随沈冷出征,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,她的破甲剑好像都要自己破鞘而出。

    沈冷冲上桑国旗舰的那一刻,茶爷真的想跟着他一起冲过去,可是傻冷子说,敌船上到处都是羽箭在飞,并不是武艺高那些乱飞的箭就会避开,每一次厮杀都是赌命,他在赌命了,他不愿意茶爷也去赌命。

    所以茶爷就不去,哪怕她知道自己上去之后能帮忙,冷子希望她做的事她就做到。

    其实沈冷对她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别上战场厮杀,其他方面不管茶爷做什么沈冷都不管,他只是太害怕失去。

    因为失去只是在一瞬间,那一瞬间谁都不希望回来,可是在战场上的那一瞬间往往来的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在甲板上躺了好一会儿,沈冷坐起来朝着茶爷那边嘿嘿傻笑,灯火很亮,那笑容如他少年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这个笑容一直都在茶爷的脑海里,从来都没有变淡,那个家伙刚刚离开鱼鳞镇跟着她和沈先生去废弃道观的时候,虽然有些委屈巴巴的样子,可是很快他的嘴角就有了那种干干净净的笑容。

    傻冷子的笑,像是在春季最暖和太阳最好的一天,把被子放在太阳下晒了好一会儿,然后当你钻进被窝里的那一刻都能感受到阳光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夜晚。

    沈冷走到茶爷身边坐下来,茶爷笑了笑道:“怎么不跟你的小妾们一块躺着了。”

    沈冷笑道:“毕竟都是小妾,随随便便应付一下得了。”

    茶爷嘴角扬起来:“你和一群小妾躺了那么久,现在才想起来正室还在这眼巴巴的看着?”

    沈冷:“跟他们躺甲板,跟你躺被窝。”

    茶爷:“呸。”

    沈冷:“呸什么,咱们合法的,有证。”

    茶爷:“我听说桑国青楼里的那些姑娘也都是合法的,她们也有证件,还是桑国朝廷发的呢。”

    沈冷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所以桑国该灭,这样的事居然如此纵容,我们这次去,就是要把那些深陷水深火热之中的桑国姑娘解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茶爷在沈冷胳膊上掐了一下,沈冷一咧嘴:“有阵子没掐过了,这手劲儿怎么还打了呢?”

    茶爷侧头靠在沈冷肩膀上:“好像我们也好久没有一起看星星了,你都不在乎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沈冷道:“确实是好久了,是我不对,上次咱们一起看星星是哪天来着?”
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我确实在(第1/3页)